<cite id="jvbz5"><video id="jvbz5"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jvbz5"><strike id="jvbz5"></strike></menuitem><var id="jvbz5"><strike id="jvbz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strike id="jvbz5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jvbz5"></menuitem>
<cite id="jvbz5"><span id="jvbz5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vbz5"></cite>
<var id="jvbz5"><video id="jvbz5"><menuitem id="jvbz5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<ins id="jvbz5"></ins>
<cite id="jvbz5"><span id="jvbz5"><var id="jvbz5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video id="jvbz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video id="jvbz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strike id="jvbz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video id="jvbz5"><thead id="jvbz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vbz5"></var>
<cite id="jvbz5"><strike id="jvbz5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jvbz5"><video id="jvbz5"></video></cite>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  首页  >> 企业文化  >> 百花园  >> 正文    

    爽 约(小小说)

    时间: 2019年06月17日    点击量: 214     来源:达竹公司—渡市选煤发电厂   文作者:严有权  

    一阵风涌进来,半透明的浅绿色窗帘无状地飘了起来,似乎要幻成飞扬的彩旗,然而终因风力不继,又软软地垂下,在窗前肃立成侍女。

    莲端了一盆水进来,轻轻放在床前的塑料凳上,不知从哪个角度反射过来的一束光照进盆里,随着水面轻轻晃,屋里便增加了一些亮度。

    莲将毛巾放进盆里慢慢揉搓,生怕弄出大的声响来,吵醒了床上熟睡的人。她拧干毛巾,很温柔地替男人擦脸、手,尤其是那道口水痕,擦得很仔细。莲常听老人说,睡觉时口水流进耳朵里会加快耳屎的生长,也不晓得这说法有没得科学道理。

    莲是农村人,她的肤色基因可能产生了变异,蜡黄的父母给了她凝脂般的肌肤,个头虽不高,但那谁都想咬一口的脸蛋配上凹凸有致的匀称体型,于是莲在村里就有了标致女子的美名。那几年,逢年过节回乡的后生们都爱朝她家凑,直到莲嫁到矿山,成为一名可人又贤淑的矿嫂。

    出嫁那年,村里人说,莲的男人出息得很,在矿上是标兵,技术一流,没多少文化的莲跳进福窝窝里了。

    莲手里的毛巾移向床尾的那双脚,但她看了看吹弹即破的脚踝,最终没忍心下手,端起脸盆朝外走,给邻床留下了一个好看的背影。

    回到屋里,莲缩到了自己的床上。四月的天气虽怡人,偶尔也有些寒意。屋里有四张床,中间两张床上睡着莲和另一个婆姨,余下的床分别被他们的男人牢牢把住。

    妹子,你那口子昨晚闹腾了一晚上,你也跟着受罪,这下他睡着了,你也要抓紧时间补一下觉,这往后事情多着呢!婆姨停了手中的刺绣活,经验丰富地关心着莲??看暗拇采?,婆姨的男人右脚上裹着厚厚的石膏,拿着手机玩抖音,他把音量开得几乎只能自己听见,不时被抖音内容逗得嘿嘿地憨笑。

    哎呀大姐,这会儿我反而睡不着了,你看他那个样子,好让人焦心嘛!昨晚也把你们吵到了,对不起哈!莲布满血丝的双眼里噙满了泪水。

    莫事莫事,这种情况我们已经见惯了,你不晓得,我们都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了,隔一段时间就有不同的人住进来,比他遭得惨的多呢,哪里会经不住事哦。婆姨裹了手里那张刺绣放到枕边,作好了和莲畅谈的架势。

    我男人是在井下受伤的,那个挨刀的,他想早点下班回家,去爬飞车,结果从一辆运煤的机车上掉下来右脚摔成粉碎性骨折,这下好了,连春节都是在这病房过的。婆姨坐在两张床之间的凳子上,说到气愤处,伸手擂了一下男人的屁股,男人知道自己理亏,继续斜躺着耍手机,不理婆姨的絮叨。

    医院的人很好,晓得我们处境艰难,给我们找了一间空屋子让我们自己做饭,一天要省好几十呢。婆姨指着床下的几个口袋,拿脚踢了踢,这是我们备下的菜,娃娃外公从农村带来的。

    正说着,进来了几个白大褂,在莲的男人床前反复看他的脚。

    你们这台手术初步安排在今天下午三点,现在正在进行的这台手术估计那时候能结束。其中一个白大褂很有威望的样子,给莲说着男人的手术安排,像极了那年村里兽医给秦大爷医猪时对秦大爷吩咐的话,语气权威而冰凉?;な康莞刚疟砣昧?,表上全是关于手术的告知。

    白大褂走了,莲紧张起来,看着还在酣睡的男人肿得老高的脚,她好看的眉宇紧锁着。

    你家里这位是为啥子遭了的?婆姨找莲搭话。

    他在一个台子上修管子,扳手打滑,他人也就跟着摔了下来,双腿骨折。听说那台子不高啊,只有两米多点,咋就摔成这样嘛?莲对男人的遭遇极度费解。

    他没拴那个保险索索呀?我家男人矿上组织我们这些婆姨学习时说的,在高点的地方干活要拴保险索索。婆姨一副很懂安全知识的样子,全然忽略了旁边躺着一个估计是没被自己教育好的人。

    这些道理平时他也经常给我讲??!昨天他告诉我当天的检修任务不重,出门之前说几下就能把活干完,然后去拿火车票,可能是着急了,忘了拴。莲平复了一下心情,告诉婆姨,本来说拿到票他们两口子明天就出发去贵州看杜鹃花的,这是男人几年前就答应她的。今年娃娃到外地上学去了,两口子没了牵挂,正好去逍遥一下,临近“五一”了,这票是在网上抢了好多次才抢到的。哪晓得向来稳重的男人昨天猴急急的,出了这么大的事,贵州之行就这样泡汤了。

    在电视里看起来,那些杜鹃花真的好漂亮哦!说到杜鹃花,莲一脸的向往。

    哎!婆姨重重地叹了口气。你说这些受伤的人,哪一个不是说话不算话的?晚上说悄悄话的时候把你哄得心里甜滋滋的,他要好好照顾家,要让各人的婆姨、娃娃过好日子,到头来呢?还不是爽约了!反而是我们来这种鬼地方照顾他们。 

    婆姨起身找红苕粉,男人昨天说想吃苕皮回锅肉,正好大年初三那天老父亲来看他们时带了自家做的红苕粉,这种粉做苕皮,炒回锅肉香得很。

    莲呆呆地出神,是啊,那些悄悄话男人对自己说过太多次了,他也真的很出息,拿了很多先进的奖回家,矿上的人都在自己面前夸他呢??勺蛱焖钦Φ牧??做事牢靠了十多年的人,咋就大意了呢?

    “咣当”一声,婆姨手里的刀掉到了地上,惊得莲一下子回过神来。耍手机的男人关切地说,小心点。

    莲起身坐到自家男人的床上,轻轻吹了吹那双受伤的脚,喃喃地说,以后千万要记得拴索索??!

    走廊里走路的声音多了起来。这是这家职工医院的特色,要到中午了,照顾伤员的女人们迈着各种步态,进进出出忙活着那些爽约人的午餐。

    CoypyRight 2000-2010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
    联系我们 ICP备案: 蜀ICP备12004835
    秒速赛车走势图-秒速赛车稳赢技巧-秒速赛车官方登录网址